2012年5月8日 星期二

空想#1


 
2012/5/6/// 誕生日
二十與二十一
一個渴望自我毀滅的撞牆期階段,
就像是脫下眼鏡看世界﹑然後再戴上眼鏡重看世界一次一樣。
這是我二十一歲後能夠說出口的話。

與隨後而來的自我認清還有自我改革,那種在年齡差異之下的不同領悟,
一個模糊而柔和,一個深刻卻粗劣。

2012/4/24///
我們都還在,不允許對這世界不再期待。」

2012/4/22///
#1 愛生死
大概是因為愛讓我們擁有加倍的痛苦,偶爾夾雜著生與死。



#2 假想敵的告解
放棄不代表我沒本事,我只是不熱衷假想敵。


2012/4/21///
#1
我什麼都懂,當然也懂你的不懂。

#2 沈芯菱
「如果人可以活75歲,那麼就是900個月。
 所以她把一張劃了30X30個格子的紙放在書桌前,每個月底塗掉一格,
 留下的白格子就是剩下的人生。

 你的紙還剩多少個格子呢?」


2012/4/18///部分與部分
我們在部分與部分的中間地帶尋找完美的曖昧。
那些失控的日子,確切顯現了我的不完美。
愛不理想是我不好,而一切的不好我承擔。
無法改變深沉的那某一部分,
就這樣跟著每根菸一起到灰燼的那個地帶。

誰都無法帶走誰,誰都無法留住誰,
就這麼讓中間地帶的每塊塊裂痕掉入某一處地下。
我們不要去尋找,不要去回憶,我想這樣很好。



2012/4/17///
#1
「我選擇用不討人厭的字剝開你的臉與心。

 如此一來你才能繼續循環你的假性美。」

#2
今天的我哭了,天空也為我的難過任性而哭了,我是清楚知道的。

我用盡全部的努力拼命拋下留戀,但那又怎麼樣呢?
這個世界的運作你早就知道了阿,所以那又怎麼樣呢?
短暫就是永恆。」
我告訴自己,那就像是面對拔去花瓣般的無所謂。
留不住的那些我帶不走,我想是這樣子的。


2012/4/15///
✐咖啡館與畫室/艷遇


2012/4/12///
「偶爾,發呆的時候會想起你,只存在在短暫的三秒鐘。
 而那些已走遠了的日子,我們都追不回來,可它確實是存在過的。
 隨著它越走越遠,在發呆的瞬間閃過你的跳格畫面也漸漸收斂。
 終究會死去的,走遠了的這份愛。」



2012/4/11///
這個世界不太好懂,但可以一夕之間使你完全理解。


2012/4/10///
『昨天,我啃著村上的「黑夜之後」,
 讓我對於深夜的咖啡店有種知的好奇心,
 大概就是踮著腳尖處在小說與現實的中間值部分。
 我在深夜咖啡店的陽台後方,
 看著前方的兩個男子抽著菸,看著黑夜交替日光,有那麼一點點讚嘆一切。』
  
    黑夜的宵夜配菜歌


2012/4/9///
#1
咖啡不是人,人也當不成咖啡

我喝冰拿鐵,喜歡用攪拌棒輕輕攪著牛奶與上層咖啡。
我感覺牛奶與咖啡這兩個仍然還是沒那麼契合時,
我會用吸管吐氣,然後咖啡裡會發出噗噗噗的聲音,
而且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大泡泡與小泡泡。
如此一來就完全混合了,我是這麼想的。用我的定律去喝每一杯冰拿鐵。
我們喝出了咖啡的美好純真,人類的七情六慾卻無法也擁有。

#2有七隻鉛筆的七分之一位小矮人
「我在天空下躺著,默數今天遇見幾個人。
 心中削著七隻鉛筆,想像自己潛進筆薪內部,溫柔且柔軟。」

#3
我變了,可喜歡你的感覺沒變,跟你的契合沒變,與你的互動也一樣沒變。
那是不是表示我們之間的永恆不會變。

#4
原來什麼都可以被停留,與被帶走。



2012/4/7///
「如果那天不想上學,你只想待在家,那也沒有關係。
 躺在家裡的地板,把心靜下來,腦子空出來,
 所有所有的思緒都會一擁而上。而明天,你會知道該怎麼做。」

 想要一直給媽媽牽著手走過馬路,
 一直讓媽媽在睡前為我蓋棉報,一直跟媽媽又親親又抱抱。


 這終究是有結束的一天,我是知道的。

 但,因為會消失而不再真實互動於空氣中的東西,有更加保存收藏的意義。
 回憶是一輩子的,我們彼此的回憶鎖在彼此的靈魂中,靈魂它不會離開。
 我會大哭,會難受,會憂鬱,會想一起死去。
 但這都只是一個過程。我開始接受也能擁抱。




2012/4/8///艦長小姐
2012/4/6///
「小心變成一個Easter
 吃了別人的東西/方式
 嚼得津津有味,發出吱吱聲響
 這樣是不行的只因最後我將瘋癲餵吃牙膏」

2012/4/3/// 那些小日子
那些一個人在早餐店吃著早餐的小日子,
凌晨沒睡,直到吃完早餐後在徹底擁有假性心滿意足,
我才能心甘情願關掉一整日。
那些有點走遠了卻又死守在心中散不去也揮不走的靈魂,
我到現在都還感到痛苦與難受。

像有些小日子,總會有某個東西某個人揪住你的心,

任何人事物都能夠去填住你心裡某一處缺口。
不經意地。每天我都在這個無限循環中一直循環著。


2012/4/2///
想當蒼井優΄◞ิ .̫.̫ ◟ิ‵2012/4/2///彼端那條線 此端那個點

你的人生跟我的人生交錯在某一個線上點,
願意不願意試著無限延伸那條線,永恆凝固那個點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